亦佳近來很消沈,原來是「快失戀了」。

 

她在媒體工作,最近公司改組,新上司以訓練她能力為理由,多派了好多工作給她,幾乎要她全台灣跑透透,過家門而不入是常有的事。

 

她的男友阿森,對於女友工作的改變,本來很支持,但是,隨著亦佳能夠陪他的時間越來越少,阿森不高興的時候越來越多了。

 

連他的生日,她都只能打一通電話祝賀。阿森接到電話時「没關係,我一個人過生日,順便可以安靜一下,想想未來」的幽怨語氣,使被遠派到上海採訪的亦佳打了個寒顫,卻又無能為力。

 

「下個禮拜我的事情比較少,我再好好陪你好不好?」

 

「唉,」阿森竟然曲解了她的意思:「我也不是没事幹,每天等著妳來陪我。我也很忙,有很多事做…」

 

一想到阿森的不悅反應,亦佳對打電話給阿森這件事越來越害怕,她甚至認為,阿森另結新歡,想要和她分手。

 

人夫阿南也遇到一樣的問題。多年婚姻本來相安無事,但因最近他的職務調動了,從閒差變成了勞碌命,答應太太可以出席的家族聚會、音樂會、家長會,黃牛了好幾次。太太剛開始會安慰他,後來說話也越來越酸:「這樣下來,人家會以為我們是單親家庭。」「怎麼?又趕不過來了。好吧,那我也只好去跟人家道歉解釋了…」

 

「難道妳叫我辭職嗎?」有一次,阿南忍不住,對說了酸話的妻子大吼:

 

「我也是為了家庭在奮鬥,妳為什麼要給我這麼大的壓力?」

 

妻子被他的怒氣嚇了一跳,道歉說:「我没有這個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…」

 

忙不過來的人,脾氣一定急,如果再因為他們不得不的缺席來責怪他們,常給已經變得疏離的感情最後一擊。然而,一時被疏遠的人,對於不時拜訪的孤獨感也一定難以消受。俗話說解鈴還需繫鈴人,碰到這種狀況時,如果忙碌的人還可以提醒自己定時問安,主動表達關懷,相信「漸行漸遠」的危機可以減到最低。

 

最怕是因為工作忙,對另一方就理所當然的不聞不問,他一來電,就視為打擾,以「你是來亂的嗎」的語氣對付他,如此一來,他不胡思亂想也難。

全站熱搜

Bet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