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自尊心太強,自視一定高,通常不會太好相處,没有辦法讓伴侶有如沐春風的感覺,在情路上通常不會走得太順遂。

 

但是,自尊心太低也是一個大問題。

 

雖然說,現代的女人都已受過高等教育,照理說,應該不能容忍自己被另一半踩在腳下,但我的確看過好些例子,談戀愛談到生她養她的父母一定會生氣的地步。

 

阿玲和志眾是大學同學,大一就在一起,一開始,阿玲主動對原本一派斯文的志眾示好的,兩人交往時,阿玲也對志眾無微不至,像志眾的管家一樣。如果阿玲不幫忙倒垃圾拖地板,志眾一定會讓自己的住處變成凌亂的狗窩。她也是志眾每天早上的鬧鐘,更是他的免費快遞──志眾餓了,打個電話給她,豐盛的菜肴就會送到眼前。阿玲所有的打工費用,也都貢獻給志眾買電玩和一身行頭。

 

志眾常這樣說阿玲:「我一進大學就被她騙了,不然誰不喜歡美女啊。」阿玲也不在意,完全逆來順受。交往三年,志眾劈腿三次,每次分手都把理由講得赤裸裸:「她的身材比妳好。在我眼中,她才是女人。」也常常拿阿玲的五短身材、粗糙的皮膚和他眼中的美女做比較。也完全不怕阿玲知道,他想要追求哪個女孩。

 

不過,劈腿後不久,志眾總是會回到阿玲身邊。阿玲自己知道,没有人能夠對志眾那麼好,「我是全世界對志眾最好的人,没有我,他會活得不好。」

 

近來,志眾又有新的對象,但阿玲仍像個盡職的幫傭一樣到府服務。為了不要讓阿玲日日來糾纏自己,他已經不客氣到連用過的衛生紙都可以丟到阿玲臉上的地步。阿玲雖然生氣,會跟朋友訴苦,但一點也没有退縮的念頭,只因她堅信「只有我才真正適合他」。

 

每個人都勸阿玲不要作賤自己,但阿玲仍為自己能那麼照顧自己的男人沾沾自喜。

 

不管是戀愛還是婚姻,到了其中一個人「仰人鼻息、看人臉色」才能夠和平維持的地步,看似互補,其實都會越談越糟。反正你趕不跑,我再殘酷點又何妨呢?弱者越來越卑躬屈膝,強者越來越瞧他不起,對待方式與手段必然越來越踐踏他尊嚴。完全失衡的兩性關係,豈可能還有愛意存在的空間呢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et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