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君二十四歲嫁到大平家時,還是一個剛踏入社會、滿懷夢想,對美好生活充滿憧憬的溫柔女子,一開始,她什麼也没計較。大平家有爸媽和一弟一妹,她也就順理成章辭掉工作,搬進了這個五口之家當起了大嫂來。

 

婚後她才知道,不管她再愛太平,個性再隨和,融入別人家庭、完全失去自己獨立的生活空間並不容易。大平的父母雖然也都是好人,基本上和藹可親,但對於這一個年輕的媳婦,還是有不少要求,也許是希望她儘快融入這一家子,動不動就會教誨她一下,使得小君寄人籬下的感覺越來越強烈。

 

她不斷的跟大平說,家裡太擠了,希望可以搬出去,如果要盡孝道,搬到附近也一樣方便啊。

 

大平是個孝順兒子,根本不敢對父母提出這個建議。

 

隨著孩子出生,又有兩代教養上的問題,當大平的弟弟宣佈要結婚、大平的父母正為家中空間不足傷腦筋時,小君抓住了機會,再次跟大平提出建議。

 

終於,小君如願的搬了出去,在大平父母家對面建立小家庭。可是,新生活帶給她的新困擾,就是大平的抱怨。

 

她認為,小家庭裡頭的家事,應該是兩人要分擔的,但大平習慣跟父母住,老早被善於家事的婆婆侍奉習慣了,只要叫他倒個垃圾,他都會露出不耐煩的神色。某次,兩人因故吵嘴,大平竟然跟小君抱怨:「我為了妳犧牲這麼多,妳為什麼不體貼一點?」

 

他的犧牲在哪裡?原來,大平認為,他是為她才搬離原生家庭的,這個犧牲已經夠大。

 

「我為他放棄在工作上升遷的機會,為他生小孩,為他省吃儉用,為他的家盡心盡力,自己的家需要我幫忙時,我没有錢,也使不上力──這些都不叫犧牲嗎?他只不過搬離父母家,就認為犧牲很大…」

 

男人和女人對於犧牲的評量大不相同。感情中,女人習慣為家庭奉獻,對犧牲兩字採取高標準,小犧牲都是應該的,不會拿來掛在口頭上;被寵壞的男人則對犧牲採低標準,只要為家庭犧牲一下,常會誇大他的犧牲程度。要他做一點點小配合,都會引發他的牢騷。

 

然而,如果女人跟他計較誰犧牲較大,恐怕也只能陷於無止盡的爭吵。

 

明白別人做了什麼犧牲,是婚姻關係中最需要的體貼,但這樣的體貼,需要我們的自知之明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et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